新闻资讯

     忽如一夜春风来,满屏皆是萌系图。于是,你也在脑海中,构思着自己的样子,跟风换上了卡通头像。一时间,感觉到自己萌萌哒。

    对于很多90后而言,这样的场景或许并不陌生。正是在他们的使用和分享下,脸萌在短时间内充斥着微博和朋友圈,占据了APP Store榜首位置,搜索指数也从一路平川突升至巅峰。

    在经历爆红过后,现在的脸萌已经安静了下来。社交平台上再难见到刷屏的画面,媒体上也少见了踪影。很多人说,她的生命周期也不过几天到数月,又是个现象级应用,俗称“月抛”产品。

    脸萌现在怎么样了?未来该走向哪儿去?在爆红和安静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?新浪科技采访了多位脸萌创始人和用户,希望还原这个80末90后团队的创业状态和他们对于未来的规划。

    一夜爆红:登顶APP Store 脸萌团队成员庆祝登顶APP Store 脸萌团队成员庆祝登顶APP Store

    “我们登榜首了,我们登榜首了,我们登榜首了。”深夜时分,郭列接到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不大会就转过头,迫不及待对团队成员说着这句话,重复了三遍。作为脸萌创始人兼CEO的他,手上还握有电话,脸上满是激动的表情。

    当时,所有团队成员还在马不停蹄地赶着新版本,听到这个消息后,他们立时放下了手中的工作—整个团队都沉浸在了喜悦当中。欢呼着跑下楼,他们在烧烤店一起庆祝了这值得铭记的时刻。

    那一天是端午节。联合创始人梁坚锋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仍记忆犹新:“高兴是肯定的。那时我们还在加班,虽然是节日,都还在熬夜弄。突然我们的投资者给郭列电话,告诉我们登榜首了。”

    半年前,脸萌App正式上线。各大应用商店当时都给出了推荐位,比如APP Store的精品推荐等,但脸萌并没有登时火爆。经过两个月的攻坚期,用户突破百万。真正火起来却则是在三个月之后,人人网、朋友圈和微博开始出现刷屏现象。

    某匿名用户在知乎上留言说:“微信里有个很漂亮的女生,给她爸她麻麻她男票和自己做了这头像换上了。于是,隔壁宿舍和她一个班的王小胖也跟着一起玩了,在群里给每个基友都做了个头像…”

    接着没完,他说后来看到俩老同学换上了,自己无聊又为了哄女票开心就照着心里她的样子做了一个,后来自己也换上了,基友跟着女票也换上了。“大概就酱……”他总结道。

    知乎用户“二逼少女李大毛”说:“感觉现在朋友圈已经被脸萌占领了,就是一传十十传百吧。年轻人都图个新鲜。”

    数据显示,脸萌的下载量从5月底开始迅速攀升,四天内在iOS和Androd平台的下载量总计约120万。5月30日,脸萌的iOS和 Android平台下载量分别为9万、4.5万;5月31日分别为12万和9万;6月1日为19万和11万;6月2日达到了34.8万和20万。

    6月3日,脸萌在中国大陆地区登陆榜首。第二天,在香港和澳门地区也升至top1。6月14日,郭列在朋友圈中分享了自己的脸萌新图像,只见他双手摊开,脸颊绯红,一副乐歪歪地样子,泡泡里说着:“脸萌用户突破3000万,萌萌哒!”